本站公告

    此前程千帆遭遇刺杀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p>

    确切的说,正因为此前的刺杀事件中小程总的小汽车救了他一命,现在几乎上海滩所有人都知道小程总的小汽车竟然是防弹的。</p>

    ‘竟然可以防子弹哩。’</p>

    如果说防弹玻璃、防弹钢板是最后的保护,那么,在小汽车两侧边踏的保镖则是第一层防护。</p>

    有不怀好意的人还造谣说,程千帆不指望边踏的保镖拔枪射杀刺客,而是把他们当做肉盾。</p>

    有人突然冲出马路拦截车辆,尽管此人身穿法租界巡捕制服,却依然还是引起了程千帆的安保力量的极大反应。</p>

    车子一个急刹车。</p>

    边踏的两个保镖迅速拔枪。</p>

    副驾驶车门打开,侯平亮灵活如同猴子一般跳下来。</p>

    他警觉的看了看四周。</p>

    “况小乙,你疯了?”侯平亮认出了拦路的巡捕,骂道,他扬了扬手中的勃朗宁配枪,“要不是认出你,老子差点一枪崩了你。”</p>

    “猴哥。”况小乙也是吓出冷汗。</p>

    他不认为侯平亮是在吓唬他。</p>

    法租界巡捕房内部都知道李浩、钟国豪、侯平亮是小程总最嫡系亲信。</p>

    如果算上陈虎以及鲁久翻的话,这就是程千帆手下的五大金刚。</p>

    这五个人中,侯平亮年龄最小,却是以出手狠辣着称。</p>

    为了程千帆的安全,若是侯平亮没有认出他,绝对会直接开枪的。</p>

    “什么事?”侯平亮问道。</p>

    “我找程总。”况小乙赶紧说道,“救人……”</p>

    不需要况小乙多说,侯平亮已经注意到了不远处正在发生对峙的两队人马。</p>

    霞飞区巡捕房五巡副巡长老帽带了几个巡捕,正在与一伙人拔枪对峙。</p>

    那一方有七八人,其中有两个正死死地摁住地上一名男子。</p>

    “费名?”侯平亮问。</p>

    因为视线受阻,被摁住的人看不清面貌,从侧面去看,有些眼熟,有些像是霞飞区巡捕房的费名。</p>

    “是费名。”况小乙赶紧点头说道。</p>

    “等着。”侯平亮撂下一句话,朝着小汽车走回来。</p>

    况小乙心中长舒了一口气,他知道,费名有救了。</p>

    若是跟车的是鲁久翻或者是豪仔,这两人很谨慎,必然会问一句那一伙人是什么来头。</p>

    侯平亮不会,这位猴哥的眼中,只认帆哥。</p>

    法租界巡捕房帆哥就是老大,巡捕房的事情就是帆哥的事情。</p>

    况小乙看到小汽车后排车窗落下一半,侯平亮捂着嘴巴对着车内说了几句话。</p>

    然后边踏的保镖向这一侧聚集,车门打开,戴着墨镜的小程总下了车。</p>

    侯平亮朝着况小乙指了指。</p>

    程千帆摘下墨镜,看过来。</p>

    况小乙赶紧敬礼,“程总。”</p>

    ……</p>

    董正国的脸色阴沉,他也没想到自己下令摁倒的疑似枪手竟然是一个巡捕。</p>

    这个人上身穿着一件普通的大褂,乍一看没什么,摁倒在地后才发现不对劲。</p>

    只因为此人下半身穿的赫然是巡捕的警裤,上半身是白衬衫,白衬衫外面随便套了个大褂,却是有些不伦不类的。</p>

    当然,这也坚定了董正国认为此人有问题的看法,此人显然是事起仓促,担心警服引人注目,故而临时脱下上半身警服,胡乱找了个大褂套上的。</p>

    尽管确定了疑凶,但是,因为疑凶的身份,却是直接引来了巡捕的对峙。</p>

    巡捕人数比他这边少,但是,现在不是比拼人马的时候,这里是法租界,巡捕口中的哨子已经吹响,很快就会有其他巡捕增援。</p>

    最重要的是,他们属于偷偷进入法租界执行任务的,并无在法租界抓人、办桉的执法权。</p>

    这令董正国烦躁,他皱着眉头。</p>

    必须速战速决。</p>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对面的巡捕面上露出喜色,朝着他这一方的身后‘翘首以待’,董正国心中一惊,一扭头就看到了一个戴着墨镜,被数名保镖拱卫着,龙行虎步一般走来的英俊男子。</p>

    程千帆!</p>

    董正国眼眸一缩,如果说法租界巡捕房真正有哪个高层最令他们忌惮,程千帆绝对排名前列。</p>

    ‘小程总’看似在法租界六大巡捕房中勉强排名第七名,仅次于六个巡捕房总巡长,不过,实际上这位小程总绝对位列前四名。</p>

    当然,还有一点是令董正国稍稍放心的,程千帆是亲近日本人的。</p>

    “程总。”</p>

    “程总!”</p>

    “程总。”</p>

    老帽带了几名手下纷纷喊道,倒是没有敬礼,举着枪呢。</p>

    “怎么回事?”程千帆扫视众人,沉着脸问道。</p>

    “报告程总。”老帽刚要汇报,便听到程千帆一声怒喝,“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法租界对巡捕拔枪!”</p>

    “程副总,我等——”董正国也是面容一沉,迎上来说话。</p>

    “放下枪!”程千帆看都没看此人一眼,冷冷说道。</p>

    随着他话音一落,侯平亮带领手下立刻杀气腾腾的举枪,对准了董正国一伙人。</p>

    其中侯平亮手中的短枪更是直接瞄准了董正国的脑袋,他的嘴角微微咧起,眼眸中满是杀气。</p>

    “程副总,我们是——”</p>

    程千帆倨傲的看了此人一眼。</p>

    啪。</p>

    侯平亮一发子弹打飞了董正国戴的礼帽,冷冷喊道,“帆哥说了,放下枪!”</p>

    “队长。”</p>

    董正国身边的一名手下凑过来,“和他们拼了。”</p>

    拼你麻痹!</p>

    这个没脑子的坑娃。</p>

    董正国瞪了这名手下一眼。</p>

    他左手下压,“放下枪,放下枪。”</p>

    众手下面面相觑,对视了几眼,有的迅速放下枪,且松了一口气,有的还在犹豫,随后在董正国的目光威逼下,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枪。</p>

    程千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p>

    他看向老帽等人,压了压手。</p>

    老帽点了点头,带头也放下枪,然后众人毕恭毕敬的向程副总敬礼。</p>

    程千帆回礼。</p>

    “老帽,怎么回事?”他问老帽。</p>

    老帽是路大章的得力手下,程千帆自然认得。</p>

    “报告程副总。”老帽又是敬了个礼,“我等正在此地巡街,却是突然响枪,然后就看到邮差老邢被人打死了。”</p>

    说着,他指了指远处地上躺着的尸体。</p>

    程千帆看了一眼尸体身上的邮差制服,还有尸体旁边的洋车子上的邮差挎布包,点了点头。</p>

    “我等正要赶过去查看情况,就看到这一伙人持枪冲出来,并且直接捉拿了我巡捕房巡官费名。”老帽继续说道。</p>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huanyuanapp.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p>

    他指了指董正国一伙人,“属下怀疑这伙人正是杀害邮差老邢的凶手。”</p>

    “你放屁。”董正国气坏了,骂道。</p>

    程千帆冷哼一声。</p>

    “没问你呢。”侯平亮的枪口指了指董正国。</p>

    董正国黑着脸闭嘴,他看了程千帆一眼。</p>

    都说这个‘小程总’非常怕死,且非常狡猾,现在看来果然如此。</p>

    程千帆这个家伙令他们以及霞飞区的巡捕放下枪,他的手下却依然抬着抢,这是时刻保持警觉。</p>

    “发生枪杀桉,突然杀出一伙持枪之人,确实是有可疑,应该拿下。”程千帆点了点头,首先为老帽一伙人的行为定性,他看向董正国,“为何持枪拒捕?”</p>

    “程副总,他信口雌黄。”董正国大声说道,“开枪打死邮差的凶手正是这个家伙。”</p>

    他指了指被手下控制住手臂的费名,继续说道,“我们是来抓凶手的。”</p>

    费名的嘴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臭袜子或者是抹布之类的东西堵住了,此时拼命的摇头,嘴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p>

    “带过来。”程千帆指了指费名。</p>

    侯平亮一偏头,两个手下上去要带人。</p>

    董正国的手下有些骚动,侯平亮的枪口动了动,这些人立刻老实了。</p>

    费名被带了过来,侯平亮一把揪掉了费名口中的破布,果然是臭袜子。</p>

    呸呸呸。</p>

    费名连续吐了几口口水,然后指着董正国一伙人,“侧任娘,乱讲。”</p>

    这个时候,费名竟然没有忘记向程千帆敬了个礼,然后才继续说道,“报告程总,属下看到他们中有人开枪打死了老邢,就要回去喊人,却是不小心被他们发现了,他们想要杀属下灭口。”</p>

    “放屁。”</p>

    “乱讲。”</p>

    “狗屁!”</p>

    “侧任娘!”</p>

    “尼莫搓比。”</p>

    “草你姥姥,你说什么?”</p>

    “麻辣隔壁!”</p>

    董正国的手下纷纷气不过骂道。</p>

    程千帆心中一动,这伙人骂人的方言五花八门。</p>

    他的眉头一皱。</p>

    冷冷的扫了一眼。</p>

    面对凶名在外的小程总的警告目光,所有骂声戛然而止。</p>

    “继续说。”程千帆对费名说道。</p>

    “没什么了。”费名苦瓜脸,“属下就这么被他们抓住了,他们还想着要倒打一耙。”</p>

    “程副总,老帽我可以证明。”老帽喊道,“属下等人是听到费名在喊什么,然后就注意到了他被人抓住了。”</p>

    “没错。”费名福如心至,立刻喊道,“看到这伙人朝我围过来,我赶紧喊‘抓凶手’,然后还没喊出第二句,就被他们摁住了,一顿拳打脚踢。”</p>

    董正国完全惊呆了。</p>

    他本打算找个机会向程千帆透漏一下己方的身份,希望小程总能够大手一挥,允许他们将这个巡捕带走。</p>

    不过,后来一琢磨,董正国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是愚蠢的。</p>

    程千帆的座驾被拦住,他不得不露面来处理这件事,从这个时候开始,就注定了他董正国带不走疑凶了,因为程千帆是不会允许他那么做的。</p>

    尽管程千帆亲近日本人,据说私下里也和李副主任关系亲近,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作为法租界巡捕房高级官员的程千帆是绝对不会容许有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一名巡捕带走的。</p>

    所以,这个时候,董正国所想的就是拖延时间。</p>

    他的身份还不够格同程千帆对话,但是,李副主任是身份对等的,他要拖到李萃群来的那一刻。</p>

    只是,听得巡捕房这边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董正国气坏了,也坐不住了。</p>

    这架势,他们这一伙人马上就要变成当街开枪杀人凶手了。</p>

    都说巡捕坏的流脓,惯于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以前不知道,现在看来,这帮家伙这种颠倒是非的水平比他们这些专业特工不差,甚至还要更胜一筹。</p>

    这令董正国既愤怒且憋屈。</p>

    无论是在中统,还是现在在李萃群的手下做事,他都没想到竟然还有被人颠倒黑白污蔑的一天。</p>

    “程副总,他们在颠倒黑白。”董正国气坏了,“敢叫程副总知晓,我们是李萃群先生的人,我等亲眼所见是这个人打死邮差的……”</p>

    董正国注意到程千帆的眼神微变,他心中一喜,就要继续说话。</p>

    却是看到程千帆指了指费名,又指了指老帽,“他是谁?他又是谁?”</p>

    董正国露出不解之色。</p>

    程千帆不待董正国说话,脸上是笑容,“他们是巡捕,是法租界的巡捕,是我程千帆的袍泽。”</p>

    听到小程总这般说,老帽等人嵴背都挺得更直了,有些年轻巡捕看向程千帆的目光都带着热切。</p>

    “你说说我是相信我的袍泽,还是相信你们所说之话呢?”</p>

    “更且不说我来到此地看到的是,你们双方拔枪对峙。”程千帆笑容一敛,看向董正国的时候已经是阴沉之色,“你们对老帽他们拔枪,就等于是对我程千帆拔枪!”</p>

    程千帆声色俱厉,“来人,将他们的枪下了,带走。”</p>

    董正国的手下出现一阵骚动,有些人要反抗。</p>

    董正国看着程千帆,他的心中则是快速思索,他想的不是要不要反抗,反抗就是找死,程千帆已经下令拿人,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若是敢于拘捕,巡捕房的人绝对会开枪,尤其是程千帆身边那个身形瘦削的男子,董正国就觉得此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善。</p>

    他想的是程千帆为何如此?</p>

    此人难道真的不顾及李副主任的面子?</p>

    “不要冲动。”董正国此时才注意到手下的异动,他赶紧劝阻,示意众人老老实实的被缴械。</p>

    程千帆看到董正国很识时务,似是松了口气,目光也柔和了不少。</p>

    他将侯平亮叫过来,吩咐小猴子将这伙人押走。</p>

    “绕一圈,声势大一些,然后悄悄把人交给政治处联络办公室。”程千帆低声说道。</p>

    侯平亮秒懂。</p>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拜谢。</p>58xs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