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腾龙崖。

    法坛和五相令大放异彩。

    ‘砰!砰!砰!’

    五相令不稳,给人一种错觉,似乎随时会被震飞出去。

    法坛更是晃动不停,看似幅度不大,实则带有惊人的力道。

    五人跟着法坛旋转,手掌始终按在法坛边缘,忍受着法坛传来的巨大震荡,不敢挪动一寸。

    尽管他们有着当世顶尖的修为,持续受到法坛反震,也开始承受不住了,有脱手、甚至被震伤的风险。

    这时候就能看出传承的区别。

    苏子南和背剑人并非无相仙门传人。

    一枚血符自行从苏子南的芥子袋飞出来,‘砰’地一声炸开,出现了一道血影。血影五官扭曲,发出痛苦的尖啸,闻者心神动荡,显然是一件邪物。

    ‘嗖!’

    血影转身扑向苏子南。

    苏子南不闪不避,和血影融为一体,脸上一阵血色漫过,旋即恢复如初,气息大涨,双臂震动的幅度大减,死死按在法坛上。

    背剑人微微低头,默催刀诀。

    背后重剑一颤,剑吟如龙,蓦然出鞘。

    ‘嗡!’

    长剑横空。

    竟是刀气冲天!

    看不到剑身,唯有夺目的刀芒,如一弯新月,一闪斩向背剑人两手之间。

    剑尖无声抵住法坛,为主人分担反震之力。

    另外三人,或多或少都和无相仙门有些关系。

    白袍人身上法袍鼓荡。

    原来法袍不是纯白,上面有复杂的纹路,此刻显现,法袍内好似存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小世界。

    一股股肉眼可见的苍白寒风狂涌出来,围绕白袍人,越聚越多。

    寒气在白袍人背后堆积,渐渐幻化出一面冰镜。

    冰镜悬于白袍人脑后,镜面对准法坛,寒光闪烁。

    怪脸人微微抖动双肩。

    从肩部开始,双臂木质化,变成两截枯木,手指干枯如树杈,紧紧缠住法坛,绝不会脱手。

    诸无道是主谋,但苏子南还未见过此人出手,余光透过五相令的光芒,不动声色观察诸无道。

    不料,此人只是将双目转变为淡金色,有如实质的目光射向法坛,再没有其他举动。也不见他施展是什么魔功,便稳住了局面。

    是五人里表现最轻松的。

    五人合力,稳定法坛,然后不约而同看向上方。

    五相令射出五色光柱。

    在光柱中间,白光变得比开始时大多了,形成一个人头大小的光球,奇异的波动越来越猛烈。

    这种波动便是震动之力的来源。

    光球内部光浪翻涌,每次涌动都会带来一次强烈的震动。

    这种震动不仅会影响法坛,而是作用于整个空间,撼动大地,太岳门诸峰摇晃,山石滚落。

    主峰上。

    双方的停止交战,都被冲天而起的六道光柱吸引了。

    金青蓝赤黄!

    五道光柱规模几乎一致,环绕白色光柱。起初白色光柱不及它们,但随着震动愈发强烈,白光越来越耀眼,隐隐有赶超的趋势。

    在震动的影响下,主峰晃动的幅度最大,低阶弟子竟然要运转功法才能够站稳,无不骇然。

    “在那!”

    “是什么东西?”

    有人指着光球大喊。

    华沉子斥道:“还不快调息!”

    众弟子凛然,这才想起他们的处境,摆脱危险才是首要的。入侵者不断攻击,他们皆已疲惫,连忙收起杂念,养精蓄锐。

    光柱冲天,射进黑色天幕。

    天幕之中,黑云向这里汇聚,锁住光柱。

    否则千里之外都能够看到异象,无相仙门尚未出世,消息便会以惊人的速度散播开来,被各方势力提前知晓。

    几个时辰后,五色光柱趋于稳定,唯有白色光柱不停地扩张。

    光球逐渐膨胀,内部似乎是一个深邃的通道,通道里乱象纷呈,五颜六色的光线扭曲成一团,充斥着混沌的力量。

    ‘轰!轰!轰!’

    这些光线不知是何来历,彼此冲撞,不停爆炸。

    灵阵、禁制之力狂暴到了极点,甚至还夹杂着空间乱流。

    苏子南等人距离光球近在咫尺,看到光球内部的景象,无不神色凛然,如果此刻被卷进去,即使他们也不敢保证能够全身而退。

    “必须从这里进入无相仙门?”

    苏子南的眉心拧成一个川字,感觉很危险。

    “当年大乱来得突然,我门先辈毫无防备,强行封闭无相仙门,导致空间激荡,引发乱象,我们别无他法,只能硬闯。不过诸位莫急,等通道稳定,仙府出世,会有腾挪的余地。”

    诸无道边说边抬头望天,确定异象被幕天玄阵锁住,暗暗点头。

    异象虽然不显,但无相仙门出世带来的波动愈发猛烈,幕天玄阵渐渐挡不住了,震动传递到太岳门外。

    通道开启一段时间后。

    远处山上。

    秦桑感应到波动,从入定中惊醒。

    “终于来了!”

    他挥袖收起太阳神树,冲出洞府,隐匿行踪,在太岳门外一段距离停住。

    从这里看。

    太岳门一切正常。

    但秦桑可以肯定这是假象,太岳门内部发生了剧变!

    “封锁一个顶尖宗门,好大的手笔!”

    秦桑喃喃自语,担心大阵有反制探查的手段,并未让天目蝶窥视,选择静观其变。

    他身在暗处,搜寻其他地方,并未发现紫雷真人的踪迹,不知鬼母的判断是对是错,但小心总无大错。

    两天后。

    光球不见了。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光球缓缓抬升,通道内部的力量外显,太岳门上空赫然出现一片空间漩涡。

    漩涡的范围已经能够覆盖小半太岳门,恐怖的力量随时可能摧毁一切,带来令人心悸的可怕威压。

    就在这时。

    ‘轰隆!’

    惊雷巨响,撼天动地。

    众人骇然望天,原来通道接触到了黑色天幕,乱流的边缘终于和幕天玄阵发生碰撞。

    霎时间。

    乱流蔽空,黑色天幕撕裂。

    种种力量碰撞形成风暴,席卷整个太岳门。

    草木被连根拔起,殿阁坍塌,大地摇摆,太岳门主峰好像随时会倒伏,一片狼藉。

    终于,黑色天幕彻底碎裂!

    这一刻,诸无道再也无法阻止异象,异光直冲霄汉,空间波动蓦然爆散开来,天象大变。

    不过,这些都在诸无道意料之中。

    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发展,中原各派的顶尖高手汇聚金玉州,得到消息,即使赶过来,也来不及阻止他们。

    漩涡扩张的速度在加快。

    透过漩涡和通道,偶尔会看到海市蜃楼般的景象,或是一截山脉,或是一座楼阁丶一片丛林,显然是无相仙门内部投射出来的。

    足以说明无相仙门并未被摧毁,完好保存下来!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法坛突然开始剧烈摇摆,众人竟有些把握不住,尤其是两枚仿制的五相令,叮当作响,随时会崩溃。

    这时候出现变故,很可能导致功亏一篑。

    “不好!”

    诸无道突然面色大变,发出长啸。

    异象已现,没有封锁太岳门的必要了。

    莫行道等人听到啸声,立刻撤兵,纷纷赶来,围绕法坛一圈,各展神通。

    ……

    太岳门北麓。

    岳凌天返回,遁入山谷,会合紫雷真人。

    众人藏在此地,仰望苍穹。

    紫雷真人则在寻找诸无道等人的踪迹。

    ……

    山门西方。

    秦桑立在一株树下,静待多时,凝目望着天象,眉心一闪,唤出身外化身。

    ……

    太岳门东南方向,离太岳山不远的荒山中。

    一道人影藏身在一团怪雾里,在山林间飘荡,速度时快时慢,逡巡不定,似乎在寻找什么。

    异象出现。

    那人陡然顿住,霍然抬头,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孔,竟是天昊楼大长老樊老魔。

    此人面白无须,脸上没有丝毫血色,气息阴冷,先是讶然,继而想起什么,又惊又喜,“诸老鬼,我道你曲洋山一脉为何一直鬼鬼祟祟,原来是无相仙门余孽!幸好老夫跟踪至此,否则岂非错失了天大的机缘?”

    他诡笑一声,一晃没了踪影。

    ……

    更远处。

    一座坊市里。

    这些低阶修士不敢长途跋涉,去参加法会,凑趣在坊市组建了一个小型的论道法会,还有人拿出彩头,参与者都是附近小型宗门的弟子。

    台上两人正在斗法,众人看得专注。

    外面忽然喧哗起来,有几人出去就没有回来。

    惊呼声不断,其他人也按捺不住好奇,纷纷冲出会场,甚至台上斗法的两人也忍不住了。

    街上人头攒动,所有人都愕然望着太岳门方向。

    “那里……好像是太岳山。”

    “太岳门出了什么变故?”

    “不可能,谁敢不开眼攻打太岳门?看起来像是异宝出世,走!”

    这人刚动,便被同伴抓住,“太岳门的宝物,你也敢抢,不要命了!”

    “怕什么!”这人反手拉着同伴,“天象这么惹眼,肯定不止我们这些人看到,正所谓法不责众,太岳门吃肉,还不让我们喝汤?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同伴闻言心动。

    不一会儿,坊市里飞出一道道人影,御器飞进太岳山。

    类似的景象在太岳门附近各处上演。

    ……

    太岳山南部。

    毒王和怀隐大师正在荒郊野外搜寻怪脸人。

    他们身边又多了一个人,是万毒山明长老。

    毒王二人追踪怪脸人时,明长老也在率领万毒山高手搜索痕迹,防止疏漏。

    行进之时。

    毒王和怀隐大师忽地停下,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面露异色,对视一眼,速度蓦然暴涨,身影如电。

    明长老不明所以,满脸愕然,连忙跟上,却只能看到二人的背影。

    紧追了一阵。

    明长老终于追上落在一座山顶的二人,同时也看到天际愈演愈烈的天象。

    “那是什么?”

    明长老一怔,“好像是太岳门方向。”

    怀隐大师侧目,看着毒王。

    他出自西土,对中州知之甚少,不清楚这种异象代表什么。

    毒王一言不发,沉思半晌。

    “南疆,仙府……”

    毒王恍然大悟,“无相仙门!怪不得此贼在南州恋栈不去,化神失踪,果然有宵小之辈趁法会之时生事!”

    “无相仙门?”怀隐大师疑惑。

    毒王为他简单解释了一下缘由。

    怀隐大师点点头,迈步便要过去,被毒王阻止。

    沉思少许,毒王扭头道:“他们敢现在行动,而且是在太岳山动手,恐怕势力不小,若是修为都像此贼一般,仅凭我们恐难左右局势。道佛两门最了解无相仙门,明长老,你速回山门,传讯甘露禅院,让他们快联络行济大师,问清缘由!”

    “是!”

    明长老领命而去。

    毒王和怀隐大师遁入太岳山。

    ……

    蛮州和南州交界的某处。

    这里的环境和南疆地方截然不同,方圆百里都没有毒瘴。

    山峦秀美。

    清晨的薄雾在林间流动,鸟鸣山幽,更胜中原。

    深山藏古寺,名唤掩月庵。

    山林间,只有零星几座寺庙,深谙清幽之意,和自然浑然一体。

    掩月庵的规模只比八景观稍大一些。

    林叶落在庵中。

    几个比丘尼拿着扫把,清扫落叶,一切都如凡间寺庙一般。

    在她们手里,笤帚轻若无物,每一次挥动都浑然天成,有种静谧之感,显然这也是一种修行。

    一座静室内。

    一位老尼姑手捻串珠,面前檀香冉冉,正在静修。

    忽然,一个年轻女尼慌里慌张跑进来。

    “何事大惊小怪?”

    老尼低问。

    老尼的声音似乎有某种力量,年轻女尼心情平复了许多,行礼道:“启禀师父,塔林中有一座佛塔突然发光。”

    老尼手指一顿,起身走出静室,来到塔林。

    “师父,就是那里。”

    年轻女尼指着塔林正中心的一座佛塔,果然正在放光。

    此塔形制和其他佛塔截然不同。

    看到此景,老尼脸上终于出现波澜,一闪出现在佛塔正前方。

    老尼抬手轻触佛塔,眼中的讶然之色越来越浓,喃喃道:“无相仙门……”

    “师父,这是为何?无相仙门是什么?”年轻女尼小心发问,她看守塔林多年,第一次见到这种怪事。

    老尼掌心佛光闪耀,和佛塔的光融为一体。

    接着,她的手伸进佛塔,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

    感应了一会儿,老尼并未回答,而是吩咐道:“去唤你师叔他们出关。嗯,包括你琉璃师叔。”

    “是!”58xs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