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伊列娜,你会不会有点那个……嗯……”洛莎回来了,折扇被夜林拿走了,就下意识捏着手中的茶叶包,纠结着怎么用词。

    她刚才是故意找借口暂退,给两人留一些独处空间,作战计划这种事肯定是需要和伊列娜一起商议的,一个人憋不出来谋定千里。

    虽说一眼看过去,是才子佳人,金童玉女,互相怎么看都是怎么般配。

    但是还有点……

    “你想说我是不是太突然,太出格了?”伊列娜替她说了出来,此刻的她握着一片神秘的羽毛,普通人也能感受到这片羽毛的不凡之处,像是由纯粹的光粒子构成,流转着一层圣光。

    伊列娜与圣羽相得益彰,气质格外出众。

    毕竟真实情况来说,她虽然非常信任夜林,但与对方相识的时间并不久,没有足够深刻的感情基础。

    更多的还是伊列娜自己翻阅古老资料的时候,看到关于夜林的些许资料记载,然后多留意了一些。

    “嗯,是这样。”洛莎点头,发簪和折扇不一样,她的折扇是自己做的,虽然的确很喜欢,但其实是她贵族的身份和思想使然,凸显自己高贵的品味,为了与凡俗区分。

    发簪,伊列娜斜插在秀发间的一共有两根,而且贴身不离。

    “有人喝酒放纵,有人抽烟迷醉……洛莎,我们说不定,没多久可活了。”伊列娜笑着说起很吓人的事情,可事实就是如此,无需过多赘述。

    “怎么说呢,我对他的感觉还没到相濡以沫的爱,毕竟我们都没有未来可言,谈起这个太奢侈了,会潜意识回避,但是的确有好感。”

    所以既然前路未知,生死难料,大胆出格一次又有何妨,再不心情刺激一回,就没机会了。

    伊列娜把那根光羽当做发簪来用,聪明的女人不会吃亏,说道:“而且我也说了,如果我们都有幸看得到想要的未来,我想重新听听他的故事,这会是一个重新熟悉的过程。”

    合不合口味,能否相处得来,以后再说吧。

    …………

    “每次心尖儿发颤,暗含羞愧,但死不悔改,说的就是你,哼!”小魔女嫌弃加白眼,她虽然没在现场,但聪明伶俐的脑袋早就猜到了甘蔗那边发生了什么。

    既定的历史还是被悄然影响了,比如历史上从未记载有陨石,也从未有龙之残月庆典。

    所以甘蔗隐隐放心不下,担心自己顾不上全场,塞给伊列娜一堆能保命的东西,要走了洛莎的折扇,还给了莎拉一个替身人偶。

    小魔女不开心的恰醋了,要脸颊贴贴才能好起来,甘蔗蹭着光滑细嫩的脸蛋皮肤,道:“小魔女不开心了,那怎样惩罚我你才开心。”

    “讨厌,分手!”

    这厮好黏人,有时候也会黏手,黏脚,包括哥特裙上到处都是。

    “不分不分,最爱小魔女了。”

    “嘁~那你舔我的脚。”

    伊米巫撇了撇红润的小嘴,高傲的抬起雪白的下巴。

    她得知过一件很私密的事情,因为甘蔗境界极高,无轩为伴,精力无限,和赛丽亚成婚的时候,蜜月才过了几天就半途中止了。

    赛富婆亲口吐槽,闺中蜜话,吃饭的时候她也很难休息,物理状态的难分难舍。

    身娇体柔的小魔女,那种状态一定会坏掉的。

    甘蔗取下小魔女的高跟鞋,嗯……鞋跟就有六七公分长度,头上戴个蔷薇花盛开的花冠,再搭配一件装饰有蓬松百褶布的发箍。

    个头并不高挑的小魔女,在一系列外物的加持下,已经超出了伊米六一些呢,现在魔界人也能骄傲的挺起平平的胸膛。

    哧溜~

    小魔女有一双白皙柔嫩的小脚丫,而他有一张三寸不烂之舌的嘴巴,多么巧合的事情啊。

    “别……脚心……好痒啊。”小魔女痒的咯咯直笑,小脸忍着表情的抽搐,抓着座椅细腰微拧,甘蔗就这一点好处,说到做到。

    忽然,伊米巫一个激灵的缩回脚,皱了皱眉,示意他先别动。

    “怎么了,昨晚没洗脚?那更好了。”

    “不是,是替身人偶没了。”

    根据魔力爆发的地点来说,应该是天界北方区域,也就是送给莎拉的那个人偶。

    替身人偶被动触发,意味着莎拉死了一次,不明白是因为龙王命令的大清洗,还是说另有隐情。

    “还有时间,我去看看。”

    “喂喂~”伊米巫叫住要走的甘蔗,然后晃了晃自己被脱掉高跟鞋和袜子的小脚丫,上面还有你的口水呢。

    “嗯,你自己擦一下。”

    噗~

    一直搁吧台那边休闲聊天,交流修炼心得的墨梅她们纷纷没忍不住,赏他白眼和中指,这句话也太耳熟了。

    ……

    龙之残月庆典的第二日,莎拉就随着高阶龙族,以及一支龙人战士离开了龙之城,对城内发生的一切并不知晓,随行的高阶龙族也不知晓。

    他们乘坐的是一种样子像鸵鸟,皮肤五颜六色,但质感坚韧,耐力更强的坐骑,蕴含有杂质的龙血,智商不高但跑的很快,广泛应用于龙人的长途奔袭。

    这家伙的速度能轻松追上汽车,还不烧油,百公里消耗几斤烂肉骨头,也就地取材(吃人),给联合军造成了许多麻烦。

    龙人们对这种坐骑的驾驭颇为熟悉,莎拉还是第一次骑这种东西,被晃的头晕脑胀,胸口高高撑起的缎面,若非有束胸紧缚,定然如玉兔躲鹰般跃动。

    好在莎拉身为贵族,接触过马术学习,勉强有点底子在里面。

    “这是怎么了。”莎拉看着天空翻卷不停的的火云,响彻世界的龙吼,旋即一只庞大的黑龙浮现威严的身姿,有一刹那恍惚。

    但是屁股下的杂血龙鸵鸟太颠人了,很多东西她没有看清楚,比如巴卡尔一跃冲天的姿态。

    随行的高阶龙族知道龙之城出事了,但巴卡尔大人神威无敌,定然镇压一切,也就不操心那边的事情了。

    高阶龙族恩内基淡淡说道:“这一次,在北方领地露面的反抗军大概有三万人,我们会设埋伏,将其全灭,然后,我们还查到了一处兵工厂的位置,顺势将其摧毁。”

    三万天界人,兵工厂?

    莎拉面色不变,但内心却掀起一阵猛烈的波澜。

    目前,联合军的兵器来源基本都是展翼之鹰的兵工厂,以及永恒之光基地。

    永恒之光在卡拉哈沙漠一带的地下,借由无所不在的钢铁墓地隐藏,而且基地也经常使用大型次元移动技术转移。

    展翼之鹰没有这项技术,朱维尼尔虽然信得过奥斯卡这个人,但考虑到这个组织本质上还是武器商人,所以次元移动技术未能共享。

    兵工厂被毁的话,意味着后续的战斗装备供应会出问题。

    可是她也没办法提前通知到那三万人以及兵工厂,只能祈祷他们好运。

    “莎拉,你熟悉这里的地形地势,城镇分布,也知道哪里适合藏匿人群,不要耍花样,带我们找到那些叛党。”恩内基说道。

    “恩。”

    北方领地的空气又冷又干,莎拉鼻腔和肺腑冷彻,无可奈何的应了一声,联合军一直都是游击战术,注重自身隐藏,凡是暴露了踪迹的组织,都会迎来龙族的无情围剿。

    眼下这被锁定的三万人估计逃不走了,据恩内基所说,还有高阶龙族已经提前准备着了。

    她能做的只是尽量拖延时间,然后期望那个组织的基地有人警惕到,然后与龙族决一死战,去搏一线生机。

    杂草枯萎的地面渐渐有了雪,杂血龙鸵鸟奔驰着掠过一片已成废墟的城市,这里曾居住着许多天界人,后来也破落了,毁灭了。

    莎拉不由自主的看向城市的一角,那里有一座高大华丽的宅邸,磅礴大气,细微之处又精雕细琢,属于维恩家族的宅邸,这座城市及附近区域原本都是维恩家族的领地。

    本来是有一座华美的宅邸……

    莎拉娇躯一震,心头浮现难以置信的恐慌,瞪大的眼眸紧紧盯着曾经是宅邸的地方,现在赫然只剩一片断壁残垣。58xs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