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半个时辰后。

    当微生星雨在咒杀敌人时,一个黑影“砰”的一声落在距离他只有一丈的地面。

    微生星雨定睛一看,正是无尽天悬!

    此时的无尽天悬已经奄奄一息,双臂、双足都被木龙折断,猩红的鲜血早已无情地染红了整个身体,而后迅速蔓延开来,又染红了身体周围的地面。

    看着血泊中的无尽天悬,微生星雨停止了咒术,但是并没有收起诅咒之书。

    先是冲着空中的木龙说了一句感谢的话,而后便缓缓走到无尽天悬身旁。

    这一刻。

    微生星雨陷入短暂的沉默,脑海中闪过很多东西,比如他和无尽天悬的第一次相遇。

    几息之后,微生星雨诅咒之书中涌出一缕诅咒之力,一头扎入无尽天悬身体中,致使无尽天悬的肉体迅速腐朽,原本鲜红的血肉迅速便为干瘪的肉干。

    “你可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微生星雨冷冷开口,并俯身将双眸停在无尽天悬近在咫尺的地方。

    然而,得到的回答只有喉咙里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声音,那是喉咙中鲜血被气息冲击的声音。

    很快,声音戛然而止。

    无尽天悬的气息也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感受着咒杀无尽天悬带来的巨大提升,微生星雨当即站起身来,冲着木龙重重抱拳,“木龙长老,请将这狗东西的尸体扔到遮天楼大军之中,能直接摧毁遮天楼残存的最后那点士气和希望,避免亘国大军过多伤亡。”

    “嗯嗯。”木龙颔首,以妖力裹挟着无尽天悬化作惊鸿朝着战场方向掠去。

    此时此刻,遮天楼大军正在不管不顾地朝四面八方奔逃着,即便司海贤、龙阳皇等人杀入人群之中正疯狂屠杀,也没有停下奔逃的脚步救人。

    遮天楼上境如此。

    其他人就更不可能停下来了。

    “无尽天悬已死!”一声高亢的声音响彻云霄,声传千里,而后木龙直接将无尽天悬尸体往下一扔,无数的目光便看着无尽天悬的尸体坠落。

    确定是无尽天悬后,这一刻所有人都绝望了,心中最后那一点希望彻底破灭。

    其实只要无尽天悬还活着,主心骨还在,哪怕是遮天楼经历再惨烈的失败他们也能坚持。

    可主心骨不在了。

    那些上境又只顾着自己能活。

    那他们还坚持什么?

    继续坚持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我投降!”

    当一个声音出现在人流中,说话的人也停下了逃离的脚步时,第二个声音也跟着响起。

    紧跟着是第三人。

    第四人。

    一直到成千上万人。

    “我投降……我从未杀过亘国人,这只是我第一次上战场。”

    “我也投降!”

    “我也是。”

    ……

    遮天楼大军撤退的洪流中停下来的越来越多,短短片刻之间,就有一成的人停下脚步投降。

    龙阳皇目光当即和司海贤对视上,经过短暂的对视之后,司海贤越过投降的人继续追击,龙阳皇则站在高空之中,沉声开口,“携遮天楼十人头颅者,可为亘国人。”

    语落,龙阳皇长剑一指前方,大喝一声,“杀!”

    原本投降的遮天楼成员纷纷面面相觑,而后一咬牙,站起身来,重新拿起武器。

    “杀!”

    “杀!”

    所有人都朝着遮天楼大军追去。

    前一刻,他们是遮天楼的人:但在这一刻,他们杀的就是遮天楼的人。

    ……

    入夜。

    温平从最终禁区出来后,立刻打开系统画面,看了看朝天峡之外的虚空。

    安静。

    空无一人。

    没有三空团,也没有三空团的探子。

    很显然,三空团来得没那么快。

    连切十七个画面都一样时,温平当即传音紫然,告诉她可以准备东西了。

    不管怎么说,也不管三空团什么时候来,赚元泱之力的步伐不能停下。

    这一次依然是两张漩涡图,一件漩涡杀器。

    交代完后,温平回到听雨阁继续修炼,当从修炼状态脱离时,已经是两天后。

    陈歇的传音将他从修炼状态中拉了出来。

    “有事?”

    陈歇知道宗主正在修炼,连忙应声,且不敢有一句废话,“宗主,无尽天悬一死,经过不朽日报这两天的宣传,现在遮天楼地界七成的六星势力想要投靠亘国,龙阳皇和我们都拿不定主意,您看我们到底收还是不收?”

    收。

    朝天峡的战争很快就能结束,负隅顽抗的势力会被那些六星势力清除,亘国很快能实现一统,但是遮天楼地界的修行者和亘国地界的修行者积怨已经数百年。

    他们的三两句话根本不可能让亘国所有人都立刻放下仇恨,只要让那些人对亘国失望。

    毕竟要打的是亘国高层,他们的亲人、朋友死在遮天楼手中后,亘国高层突然说不打了。

    不管是谁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若不收呢。

    那亘国和遮天楼的战争就还会继续,已经走到绝路上遮天楼,一定会千方百计让亘国付出代价。哪怕是死,也会想着咬下亘国的一块肉来。

    到时候陨落的亘国人会更多。

    不管怎么选都避免不了一些问题,所以不管是谁,都不敢替宗主做这个决定。

    因为不管是是陈歇心中,还是龙阳皇等人心中,亘国的主宰其实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不朽宗宗主!

    温平大概猜到了陈歇的意思,沉思几息后说道:“告诉龙阳皇,亘国一切都由他做主。不管怎么样,我和不朽宗都不会干涉。我只有一句话给他,‘亘国之主应先为亘国人考虑,不能用完他们后就将他们抛开’。”

    听到这句话,陈歇愣了一下,而后忙问:“宗主,属下能问一句为什么?亘国不管怎么样都算我们的附庸势力吧……做主的,理应是宗主您才对。”

    说罢,陈歇侧目看了眼身旁的龙柯。

    龙柯对此也十分诧异。

    不管是龙柯也好,当时陈歇,一直以为宗主扶持亘国就是想做朝天峡之主。

    现在眼看就要成为朝天峡之主了,宗主却突然放弃了对于亘国的绝对控制权。

    温平应声,“记住,亘国不是不朽宗的附庸势力,不朽宗的附庸势力只有妖皇湖妖族。等亘国完成一统后,你就可以不用管他们了,让他们自己往前走,不管变成什么样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以后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做。”

    温平没有过多解释,因为现在多说陈歇也不一定理解。

    当尽知楼走出朝天峡的那一刻,他自然而然就明白了。

    他的目标,从知道朝天峡之外还有世界时就已经成为了星辰大海。

    如果以后这也管,那也管,反而拖累不朽宗自身的发展,毕竟不朽宗本来人就不多。如果有一天亘国走歪了,那就直接改朝换代即可。

    不管怎么更替,朝天峡之主依旧是他。至于谁做这个国家的主人,其实根本就不重要。58xs8.com